首页 > 全文阅读 > 正文

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从后面缓慢进入动态图

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从后面缓慢进入动态图

对不起,庭长先生,但我认为我的父亲瓦茨拉夫,那个在皮尔森郊区教我如何把大头菜从苗圃移栽到地头的人,对我这个站在您面前的罪人,不负有半点罪过。同样,还有我的两个孩子,他们依然多么崇拜我这个父亲。那是九月的一天,最后一次,当我在布拉格沃尔绍维策集市上射中了一只系在橡皮筋上的小玩具猴,还有蓝色的纸玫瑰。

庭长先生,审讯我对您而言,似乎已是轻车熟路。正因为我有经验,我能自己领悟,比如现在我知道,我将被要求详细描述我从刑满释放那一刻起,直到再次被拘捕所犯下的系列罪行,对不对?

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嗯,那是一辆普通客车。十一点二十八分从普日布拉姆(1)出发,十三点五十九分到达布拉格中央火车站。我不清楚艾娃•瓦尼奇科娃太太是否会被传唤前来作证,她是个寡妇,职业是仓库管理员。我得替她说个情,希望她不要受到牵连,因为有必要交代的一切,我都会如实相告。请允许我做一下简单描述:她身材颀长苗条,偏瘦削,黑头发黑眼睛,这些特征显示她属于那种容易动情之人。然而一个从劳教所释放出来的四十五岁的男人,庭长先生,已经不具备那种理所应当的自信,他会怀疑被羁押的这些岁月里,自己的人格魅力是否也被剥夺殆尽。而在二等吸烟车厢里的艾娃,我想大概是在利柏米修和兹迪策两站之间,让我找回了这种自信。我们在车站餐厅拐角的餐桌前道别,她表示,如果我能成为她的房客,她会倍感欣慰。

我希望,这不会被法庭视为拖延时间。我想说,在车站餐厅就一杯掺朗姆酒的咖啡小坐,对我来说是难忘的经历。我仿佛是一架在起跑区的飞机,引擎已经发动,浑身感受到那种震颤的力量。但我尚不清楚,面对如此多的方向,我的首航该选择哪一个。

嗯,让我们回归现实:我需要一身像样的服饰。我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体面整齐。一袭盛装在身,无论做事还是言谈感觉都不一样。在劳教所我遇到了巴恰•卡列尔,他因倒卖盗卖轮胎入狱。他给了我米拉达•柔辛诺娃女士的地址,没错,这位女士就是著名神经内科专家柔辛先生的夫人,巴恰让我去这位女士家取点东西。这里有必要提及,巴恰•卡列尔在柔辛诺娃女士嫁为人妇之前,曾经深爱过她,送给她许多价值不菲的礼物。可以这样说,他倒卖轮胎所得的大部分收入都塞进了这位染棕红色头发、眼神怯懦的三十多岁女人的纤纤玉手中。在115室一个个漫长的夜晚,巴恰给我讲述自己身陷囹圄一个月之后,仅一个月啊,那个女人就嫁人了。谁会奇怪呢,这个男人竟然失声痛哭!庭长先生,是的,失声痛哭。

从后面缓慢进入动态图

好,不说感情方面的题外话。我自称是从比尔森来的瓦格纳博士。因为我一开口,所有人都问我是否来自比尔森,为什么不就此突出人物的可信度呢?柔辛诺娃脚踏一双白色绒球拖鞋,房间里能闻到洗甲水的味道。她亲善地问我:您是医学博士,还是哲学博士?法学博士,我回答。随即,对她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她立刻料到,我是为巴恰•卡列尔的事情而登门的。我说,如果她自愿交出从我当事人手里获取的财物,以我的权力可以避免房屋搜查。听罢我的话,她立刻起身去找旅行箱。庭长先生,她往箱子里装入了毛皮大衣、黄金,还有古董手表。我不知道法院是否感兴趣,万一当时她丈夫回家来,我打算假装成洗衣机修理工。

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对于我个人而言,需要伪装两次的罕见机遇突然降临。因为柔辛先生居然真的回家来了,在夫人面前装成瓦格纳博士的我,在先生面前就是洗衣机修理工赫鲁梅茨基,我装模作样把手伸进了洗衣机内胆里。

您的问题:骗取来的那些财物我是如何处置的?回答如下:我把东西都转卖成钱,给自己添置衣服了。我把双股蛇形的金手链赠送给了上面提到过的艾娃•瓦尼奇科娃女士。假如这手链被法院没收的话,我会很遗憾。因为那位愿意为我提供栖身之所的好心肠的女士,她那修长、棕色的手臂配上这条手链,是那样相得益彰,熠熠生辉。

从后面缓慢进入动态图

我意识到法庭在进行判决时,极有可能将我的证词与巴恰•卡列尔的陈述进行比对。我供认了自己替这位委托人保管他赚来的钱,直到他的刑期结束的事实,但这个期限很遥远。此外,到处在传言关于币制改革的消息,我决定并且坚持要把这笔钱还给我的朋友巴恰,我一直把它视为一笔借款。但巴恰•卡列尔想让我用这笔钱资助他未成年的侄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巴恰特别宠爱他。

我想说的是,我确实专门去找了他的侄子。然而,当我在普鲁霍尼采(2)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的侄子斯拉维克骑一辆崭新的儿童自行车在兜风,一只手扶住车把,另一只手举着一块有黑面包片那么大的巧克力在往嘴里送。眼前这孩子一看就不缺营养,我深信,资助这种条件的孩子对他本人的成长无疑是一种损害。我的良知告诉我,巴恰•卡列尔也会认同我的观点。庭长先生,我很想知道您的看法。